阿尔弗

疯了,挣脱不开了。

        小兴第一次说“如果他要是疯了呢”的时候,是纯粹的出自于对哥俩未来的担心的话。
        那当他第二次故技重施,在哥哥心爱的人面前,在这一对马上就要牵上手的情侣面前,把哥哥也塑造成疯子,并不是心里没有了哥哥,也不是为了自己考虑。
        他只是在调教。
        调教出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哥哥。只要哥哥没有人依靠,那就只有自己了。哥哥只有我了。
       
        可是他不知道到底是谁真的疯了,在拥有了能够获得自己想要的一切的时候。

        实际上小兴自己心里清楚。哥哥至少还有其他人,比如珊珊。而自己,只有哥哥了,所以他不能失去这个人……要把他,留在自己身边。

        “哥,为什么?”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当小兴对他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愤怒固然有,更多的是不可置信。他为哥哥做了多少?哪怕是在获取利益的时候都记得加上哥哥,但是哥哥最后还是选择了走向另一边,那个女人那边。

        我能怎么办?
        我要怎么办?
        没办法了啊……
        只能……把哥哥……变成……

       疯子……或者是……我的东西……

       “小兴,我听你的。”
       小兴脸上露出了笑,一如他入岛之前,眼神里又好像带着那个统治者的了然,还有……一个少年最纯净的感情。
       真好,哥哥不仅在其他人眼里是个疯子,还成为了我的东西。
       
       “哥!!!为什么!!!!”
       火光照映着那个脏兮兮的脸,脸上的是扭曲,是疯狂。他想飞身扑入火里,仍是被哥哥拦了下来。他明明可以摆脱哥哥的,毕竟哥哥已经步入中年,而他,正当少年。但是他挣脱不开。
       他挣脱不开的,永远是哥哥。

       永远挣脱不开了。

       “因为我是你哥。”
       不,我不想你是我哥……我不想……
       已经没办法得到了,怎么办?
       我要怎么办?

       忘了吧……

     

疯的到底是誰?也许只有那个小兴知道了。
而这个都市里的小兴,是个不知权力滋味的少年。

……是……仍然相信哥哥的少年。

“永远挣脱不开了。”

心中的监狱

  看完[一场好戏]的本人表示突然想吃兴进。[马小兴x马进]
        ★大量剧透!
  ★不上升演员本人!仅剧情!(但是我迷之想吃这个!!黑化赛高!)
  ★前方剧透,部分脑补!不想被剧透的小伙伴可以绕道~(只有马小兴的一条线,大多是心理描写)
  ★ooc属于我,马进属于马小兴
  ★黑化注意
  
  正文开始。
  
  马小兴是一个天然卷,带着眼镜的汽车修理员,但是其他东西也可以修的样子。性子和他的头发很像,是个天然呆。
  家里很穷苦,他有一个哥哥,在一个公司上班,这些年边借边还的,还是欠了不少。
  马小兴很信他哥,一直都信。
  哥哥喜欢上了一个女人,他很高兴,但是高兴之余还有一点慌张,要是哥他为了女人抛下自己不管怎么办?尽管这么想着,他还是为哥哥感到高兴,还一直鼓励哥哥去追珊珊姐。
  直到他看见马进一直在给珊珊匿名叠千纸鹤,直到那个女人和别人结了婚,直到他看见哥哥喝闷酒难受。
  马小兴表面上仍然调笑他哥,但是暗地里却不是滋味。
  他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如果只有哥哥和我就好了。
  那个女人离婚了,哥哥又燃起了追求的心。可惜又可贺的是只是心里想而已,马小兴很高兴,高兴他哥终于又有了斗志,高兴哥哥没有大胆追求那个女人。
  
  那天,海难来临的时候,他大喊着“哥!!哥!!!”
  当海浪过去,所有人都被卷上了无人岛的时候,马小兴一睁眼就去找他哥。而哥哥一睁眼,先是观察了一下,随后立马去找那个女人。马小兴没有打扰哥哥,只不过那个想法又在自己心里生长。
  那个女人还是回来了,并且两人的感情还有些升温。马小兴心里有些不得劲。
  之后是生存里,他一直跟着他哥,因为他信他。当哥哥被惩罚,升起了要自己划小木筏离开的时候,他跟了。因为他信他。
  但是马小兴不知道哥哥要回去的理由是因为他中了彩票,他要去兑奖,然后去救那个女人,去和她结婚。
  计划失败了,他们两个一起被惩罚着,马小兴也知道了哥哥为什么一定要离开的理由。他失望了。他豁出去这条命,相信着哥哥,但是哥哥一点都不告诉他真相。他和哥哥赌气了。
  可惜最后还是跟着哥哥去了另外一个地方。没办法,哥哥设了个套给他 他不得不跟着去。那,就再信他一把。
  这一次好像哥哥没坑他,但是哥哥被坑了。一张画的美好的饼放在他们眼前,他们毫不犹豫就吃了一嘴的纸屑。
  他们想要他们应该分到的东西 但是被打出去了,打的伤痕累累。他帮着哥哥挡了好几脚,可是还是没有护住全部。他心里阴暗的想法疯狂的增长。
  哥哥决心复仇,他跟了。哥哥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了。他想,只有他们在一起的生活,果然很好。但是马小兴越发不满足,因为哥哥还是惦记着那个女人。
  在他们兄弟俩的权力到达顶峰的时候,他有了很多想法。当他们和另一个人在后山看到轮船的一刹那,他付诸了第一个行动。他劝着他哥把另一个人说成疯子。因为只有在这个岛上,他们才算个人物,一旦出去了,就什么也不是了。
  哥哥犹豫着,但是他却演上了戏。他绘声绘色的描绘着另一个人疯了时的场景,心里又有了计划。
  没过多久,哥哥被那个女人表白了。当那个女人说到“不背叛,不欺骗”
的时候,他知道,完了,哥哥一定会说出来的。那他为了计划……只能故技重施了。
  哥哥被所有人认为也疯了。他在草丛里看着那个女人质问哥哥,心里不舒服的同时却又满意着。
  
  哥哥,你的世界只有我可以依靠了。
  
  他满足的想着。愉悦感在哥哥说出“小兴,哥都听你的”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太好了,哥哥真的只有我了。
  
  心里有一座牢狱,他把哥哥关在了里面。
  
  
  (下面开始虐兴了)
  
  
  马小兴为自己和哥哥的未来实施了计划。他也知道他们终将回到现实社会,但是他不甘心做一个小人物了。他设局获得了财产的承诺,虽然哥哥又生气了。但是没关系,卑鄙一点又怎么样,哥哥现在没有别人可以依靠了啊,不能不听我的啊。
  一切都错了。
  在那最后一天的时候,哥哥联合了之前被马小兴陷害的那个人,把住的地方烧了,把他未来所依仗的东西烧了,引着所有人到了后山。所有人都看到了那艘船。他好像又被哥哥骗了。
  火光中他死死的环抱着哥哥,一边又一边的问着“为什么,哥你为什么要这样。”
  哥哥推开了他。哥哥说“因为我是你哥”
  后来的事情,马小兴不知道了。因为当马小兴从黑暗中醒过来,他忘记了荒岛的事情,但是又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而那种感觉,在看到他哥和珊珊姐站在一起的时候特别强烈。
  他想
  如果哥哥的世界里只有我就好了。
  他吃了一惊,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想法呢,自己应该为他们感到开心才是啊。
  他不知道他里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他不知道他曾经真的获得了人生中最大的愉悦感和满足感。
  
  他都忘记了。
  失忆真是太好了,一旦记起来,也是很痛苦的啊。
  对哥哥的占有欲,对哥哥的执念,带着这些情感活下去,看着哥哥和珊珊姐相爱,那样子的人生绝对不会开心的。
  马小兴选择了遗忘,遗忘了荒岛的一切。
  普普通通的,活下去了。
  只不过,心里有一座开着牢门的监狱。

吃你……不不不是那个意思![/////]

  [精灵饭馆
林燕略微有些不开心的推开了眼前的菜单,“精灵的饮食好单一哦……想吃些口味重的了……”
不是她娇气,是真的看不过去那个菜,看来看去她只能说:“全是青菜炒青菜还有一些水果嘛……”
水果她还是很喜欢吃的,她想。
温杰见状,只好抱歉的和服务小精灵笑笑,带着自家的小姑娘买了些精灵的水果回了家。
温杰卷起衬衣袖口,推了推脸上的银框眼镜,站在厨房里侧过身问着林燕:“想吃什么吗?”
林燕看的不禁有些痴了:外面的夕阳斜进来一道光,打在温杰背后,蓬松的头发让她不禁想摸一摸,她也这么做了。
温杰:“?”他复杂的看着他的小姑娘,看她垫脚想要摸自己头的样子配合的低下了脑袋,“怎么突然想到……”
林燕突然亲了亲温杰的嘴角,脸色微红的说:“想吃你。”
  温杰被亲了一下后,有听他的小姑娘这么说,快速的圈住了想要逃跑的她,凑近了人后脑勺,轻松的变换成了抱着她的姿势,“我的小公主,真的想[吃]我?”
被圈住的少女羞红了脸,想要挣脱这个男人的怀抱却又不想逃开,只好找了个舒适的位置,“我我我……我想吃糖醋排骨,辣子鸡,宫保鸡丁……”
话题转移没成功,温杰勾起唇角,在小姑娘唇角轻轻吻着,蹭了蹭她的皮肤,抱着少女的手愈发紧了,小声的在人耳旁呢喃,“乖,还不到你吃我的时候,还有四个月……”
四个月,她就成年了。

日常的糖

  ★非人类冒险集中营的小剧场
  ★脆皮鸭文学连载中
  ★才刚刚开始但是有很多小灵感√
  ★ooc属于……不,没有ooc的,一切设定属于我。
  (没错作者本人)
  
  1.交代背景设定:bg现代架空,有玄幻剧情。角色们各个看似人类实则不然。小剧场跟随小说剧情。
  林燕:17岁
  温杰:20岁
  
  2.今天的林燕被男友温杰拉着出门了。她是非常不情愿的。于是发生了一下对话。
  温杰:“夏天了,燕子你衣服是不是该重新买一套了?”
  林燕:“夏天啊……好热,不想出门,买衣服没必要吧?”
  温杰:“我怎么记得你有一个聚会在7月份呢。”
  林燕:“啊啊哦是哦……那你帮我挑一套就好啦,我尺寸你又不是不知道。”
  温杰无奈的看着女友以咸鱼的姿势躺在沙发上,凑过去在她身边蹲了下来,揉揉她那凌乱的头发,“乖,顺便陪我出去订套正装好不好啊?嗯?”
  林燕翻了个身,面对着温杰:“你又长高了啊……不要嘛~外面好热的……”她看着温杰的眼神,心虚的眼神飘移:“别这样看着我啦……”
  温杰俯下身亲了亲她的额头,撩了撩她的头发,又捏了捏她的脸颊,“小懒虫,陪我出去一趟好不好啊?”
  “……”林燕陷入了沉思,买衣服这种事情是次要的,好像真的很久没有陪男友出过门了啊。“那来一次举高高就出去!”她眼神一亮,用撒娇的口吻说着。
  “……”温杰低头闷笑起来,这姑娘幼稚起来真是……“好好好,举高高”
  
  3.举高高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候的林燕才刚上小学,小温杰比她大三个年级,放的比她们也要晚。小林燕天天放了学就往他们教室跑,连老师都知道这个小姑娘在等温杰回家。
  老师看到小姑娘站在外面乖乖等人的样子,轻手轻脚的来到林燕面前,蹲下身对她轻轻的说:“林燕又来了啊,别站外面了,进来等一会儿,温杰他们还有十五分钟考试时间就结束了。”周五最后一节课老规矩随堂测试,林燕牵着老师的手乖乖的进去了。
  看着坐在下面的一群皮猴子看着题目抓耳挠腮,年轻的数学老师向坐在一旁的林燕招了招手,指了指自己的位子:“来,林燕做在这里,看着这群哥哥姐姐做题目啊。”
  林燕犹豫了一下,因为坐在小板凳上看不见后排的温杰哥哥,老师这么一说她也应下了。
  坐在下面的四年级生看到那么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坐在上面看着他们,都纷纷做出了一个稳重的姿态。
  难熬的15分钟过去,交了卷子的四年级生围在小林燕的身边,时不时上手捏捏这个小妹妹。小林燕被捏的满脸通红,小温杰挤进去,没好气的对他的同学说:“干什么呢,没看见我妹妹难受了啊!”把小林燕抱起来,走回了他的位子,然后让她坐在桌子上。
  “温哥哥……”小林燕眨巴着眼。“怎么了?”理着书包的小温杰看了她一眼。
  “抱。”
  嗯?等哥哥理好书包抱你啊。”
  “好!”
  周围同学:“我家妹妹/弟弟怎么就没有这么乖啊……”
  理好书包,小温杰轻松的把小林燕抱了起来。他突然灵光一闪,对她说到:“小燕子我们玩一个不一样的好不好?”
  “什么不一样的呀……咦?”小温杰换了个姿势,将小女孩举了起来。“呀!变高了!变高了!”小女孩笑起来,周围的人羡慕的看着,不知道是在羡慕谁。
  举完三次,小林燕一张脸兴奋的红扑扑的,大眼睛闪啊闪,“哥哥哥哥!还要!举高高!”
  “哥哥手酸了,我们下次再举高高好不好?嗯?”
  “啊……好!”小林燕扭了扭身子,“那哥哥放燕燕下来吧,燕燕要自己走!要牵手手!”
  “好——”
  夕阳将两个人的影子拉长了,仿佛看到了他们将来的样子。